欢迎来到 北京宇安元泰消防器材销售中心,我们是专业的,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, 自救呼吸器, 缓降器, 自救绳, 战斗服, 隔热服, 防化护, 正压式呼吸器, 头盔, 手套, 消防靴, 腰斧, 灭火器及箱, 消火栓及箱, 探照灯, 应急灯, 应急包, 呼吸器箱, 消防梯, 防火毯, 石棉被。 欢迎留言咨询。

《䂬溪诗话》北宋 黄彻

  • 更新日期 - 2019年08月14日 05:42

《䂬溪诗话》北宋 黄彻

䂬溪诗话

北宋 黄彻

作诗固难,评诗亦未易。酸咸殊嗜,泾渭异流。浮浅者喜夸毗,豪迈者喜遒警,閒静之人尚幽眇;以至嫣然华媚无复体骨者,时有取焉,而非君子之正论也。夫诗之作,岂徒以青白相媲、骈俪相靡而已哉!要中存风雅,外严律度,有补于时,有辅于名教,然后为得。杜子美,诗人冠冕,后世莫及,以其句法森严,而流落困踬之中,未尝一日忘朝廷也。孔子曰:「《诗》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『思无邪。』」以圣人之言,观后人之诗,则醇醨不较而明矣。

顷,予暇日抠衣于乡先生黄公之门,公出所为《诗话》十卷,谓予曰:「吾生平嗜诗,颇有佳句传在人口。今老矣,不复自作,时取古人诗卷,聊以自娱。因笔论其当否,且疏用事之隐晦者,以备遗忘。日往月来,不觉成编,君其与我评焉。」予退伏而读之,皆前辈论议所未到。若嘲烟云、媚草木等语,率略而不取;惟是含风雅而中律度,有补于时,有辅于名教者,如璆琳琅玕,森然在目。得诗人之关键,窥作者之阃奥,详而正,讽而不刻,使人心开目明,玩味不能去手,斯可谓难得也已!

公少负才,取名第,宰剧邑,藉甚有能声。一旦与当路轩不得,弃官而归,优游里闬,其中浩然未尝戚戚于外物,而其用志不衰如此。呜呼!观其取与,可以知其能诗;观其议论,可以知其为人。

降叹之馀,未及请益,而予赴馆职;后数载,公亦云亡。因循十年,未暇追述。今阅旧集,不胜挂剑之情,因以鄙词题其首。

公讳彻,字常明。

乾道四年九月二十七日,陈俊卿序。

自序

予游宦湖外十馀年,竟以拙直忤权势,投印南归。自寓兴化之溪,闭门却扫,无复功名意,不与衣冠交往者五年矣。

平居无事,得以文章为娱,时阅古今诗集,以自遣适。故凡心声所底,有诚于君亲、厚于兄弟朋友、嗟念于黎元休戚及近讽谏而辅名教者,与予平日旧游所经历者,辄妄意铺凿,疏之窗壁间。未几,钞录成帙,而以《?溪诗话》名之。至于嘲风雪、弄草木而无与于比兴者,皆略之。

呜呼!士之有志于为善,而数奇不偶,终不能略展素蕴者,其胸中愤怨不平之气,无所舒吐,未尝不形于篇咏,见于著述者也。此《说难》、《孤愤》、《离骚》、《国语》所由作也。予赋性介洁,嫉恶如雠,不忍浮沈上下;甘老林泉,实其本心,何所怨哉!故《诗话》之集,皆因前人之语而折衷之,不敢私自有作焉。

卷一

汉高祖置酒沛宫,酒酣,击筑自歌曰:「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」时帝有天下已十三年,当思耆艾贤德,与共维持,独耑意猛士,何哉?岂马上三尺嫚骂馀态,未易遽革耶?治道终以霸杂,盖有由然。其前年下诏曰:贤士大夫,吾能尊显之。是年下诏曰:与天下之豪士贤大夫,同安辑之。窃谓播告之词,乃秉笔代言,非若耳热之歌,乃中心所欲也。

唐文宗《夏日联句》,东坡谓:宋玉对楚王雄风,讥其知己不知人也,公权小子,有美而无规,为续之云:「一为居所移,苦乐永相忘。愿言均所施,清阴及四方。」或谓五弦之薰风,解愠阜财,已有陈善责难意。愚谓不然。凡规谏之辞,须切直分明,乃可以感悟人主。故「盗言孔甘」,「良药苦口」。若以「薰风自南」为陈善闭邪,但恐后世导谀侧媚、说持两可者,皆得以冒敢谏之名矣。

诸史列传,首尾一律。惟左氏传《春秋》则不然,千变万状,有一人而称目至数次异者,族氏、名字、爵邑、号谥,皆密布其中而寓诸褒贬,此史家祖也。观少陵诗,疑隐寓此旨。若云「杜陵有布衣」,「杜曲幸有桑麻田」,「杜子将北征」,「臣甫愤所切」,「甫也东西南北人」,「有客有客字子美」,盖自见其里居名字也。「不作河西尉」,「白头拾遗徒步归」,「备员窃补衮」,「凡才污省郎」,补官迁陟,历历可考。至叙他人亦然,如云「粲粲元道州」,又云「结也实国干」,凡例森然,诚《春秋》之法也。

老杜《送严武》云:「公若登台辅,临危莫爱身。」《寄裴道州、苏侍御》云:「致君尧舜付公等,早据要路思捐躯。」此公素所蓄积而未及施设者,故乐以告人耳。夫全躯碌碌之人,果何能为!汲长孺曰:天子置公卿,宁令从谀承意?纵爱身,奈辱朝廷何!任遐曰:褚彦回保妻子,爱性命,遐能制之。观此以验二诗,信而有徵矣。自比稷、契,岂为过哉!岑侍御《行军》诗云:「平生抱忠义,不敢私微躯。」范文正云:「一入谏诤司,鸿毛忽其身。」

《孟子》七篇,论君与民者居半,其欲得君,盖以安民也。观杜陵「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」,「胡为将暮年,忧世心力弱」,《宿花石戍》云「谁能叩君门,下令减征赋」,《寄柏学士》云「几时高议排金门,各使苍生有环堵」,宁令「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」,而志在大庇天下寒士,其心广大,异夫求穴之蝼蚁辈,真得孟子所存矣!东坡问:老杜何如人?或言似司马迁。但能名其诗耳。愚谓老杜似孟子,盖原其心也。

《剑阁》云:「吾将罪真宰,意欲铲叠嶂。」与太白「搥碎黄鹤楼」、「刬却君山好」,语亦何异?然《剑阁》诗,意在削平僭窃,尊崇王室,凛凛有忠义气;「搥碎」、「刬却」之语,但觉一味粗豪耳。故昔人论文字,以意为上。

岑参《寄杜拾遗》云:「圣朝无阙事,自觉谏书希。」退之《赠崔补阙》云:「年少得途未要忙,时清谏疏尤宜罕。」皆谬承荀卿「有听从无谏诤」之语,遂使阿谀奸佞,用以藉口。以是知凡造意立言,不可不预为天下后世虑。

《石笋行》云:「惜哉俗态好蒙蔽,亦如小臣媚至尊。」「小臣」,非小官也。凡事君不以道,虽官尊位崇,不害为小臣耳。下云:「政化错迕失大体,坐看倾危受厚恩。」此非官小者所当也。但乍读者,则「小臣」之语,似不指公卿耳。末云:「安得壮士掷天外,使人不疑见本根。」岂非欲取浑敦、穷奇,投诸四裔,使天下如一,同心戴舜者欤?

李义山任弘农尉,尝投诗谒告云:「却羡卞和双刖足,一生无复没阶趋。」虽为乐春罪人,然用事出人意表,尤有馀味。英俊屈沈,强颜低意,趋蹠诺虎,扼腕不平之气有甚于伤足者,非粗知直己、不甘心于病畦下舐,不能赏此语之工也。

《张舍人遗织成褥段》云:「服饰定尊卑,大哉万古程。……煌煌珠宫物,寝处祸所婴。……锦鲸卷还客,始觉心和平。」其意在明分守,警贪饕,屏斥玩物,严道义之大节,岂直专为诗哉!就中「和平」之语,尤可人意。世有豪横凶人,强委馈于善士,而不能骤绝之,其心愧耻,虽欲和平,不可得也。

十一

子美世号「诗史」,观《北征》诗云:「皇帝二载秋,闰八月初吉。」《送李校书》云:「乾元元年春,万姓始安宅。」又《戏友》二诗:「元年建巳月,郎有焦校书。」「元年建巳月,官有王司直。」史笔森严,未易及也。

十二

贾生、终童,欲轻事征伐,大抵少年躁锐,使锦历老成,当不如此。昔人欲沈孙武于五湖,斩白起于长平,诚有谓哉!尝爱老杜云:「慎勿吞青海,无劳问越裳。大君先息战,归马华山阳。」又有「安得壮士挽天河,净洗甲兵长不用。」「安得务农息战斗,普天无吏横索钱。」「愿戒兵犹火,恩加四海深。」「不眠忧战伐,无力正乾坤。」,其愁叹忧戚,盖以人主生灵为念。孟子以善言陈战为大罪,我战必克为民贼。仁人之心,易地皆然。

十三

昌黎《赠张道士》云:「诣阙三上书,臣非黄冠师。臣有胆与气,不忍死茅茨。」韦应物《送李山人》云:「圣朝多遗逸,披胆谒至尊。岂是贸荣宠,誓将救元元。」圣俞《赠师鲁》云:「臣岂为身谋,而邀陛下眷。」皆急于得君,非为利禄计也。

十四

「一朝自罪己,万里车书通。」此与《无逸》《旅獒》、《孟子》格君心之非、汲长孺谏上多欲、魏郑公《十渐》、陆宣公之《奉天诏书》,无二道也。「明朝有封事,数问夜如何?」此「幸而得之,坐以待旦」之意。「避人焚谏草,骑马欲鸡栖。」所谓:嘉谋嘉猷,入告尔后于内,乃顺之于外,曰,斯谋斯猷,惟我后之德也。

十五

「霄汉瞻佳士,泥涂任此身。」只「任」字,即人不到处。自众人必曰「叹」,曰「愧」,独无心「任」之,所谓视如浮云,不易其介者也。继云:「秋天正摇落,回首大江滨。」大知并观,傲睨天地,汪汪万顷,奚足云哉!

十六

温公治第洛中,辟园曰「独乐」,其心忧乐,未始不在天下也。其自作记有云:「世有人肯同此乐,必再拜以献之矣。」东坡赋诗云:「儿童诵君实,走卒知司马。」盖言其得人心也。又云:「抚掌笑先生,年来效瘖哑。」疑未尽命名之意。

十七

临川《送望之守临江》云:「黄雀有头颅,长行万里馀。想因君出守,暂得免苞苴。」使能行此言,则虐生类以饱口腹,刻疲民以肥权势者,寡矣。其诗才二十字耳,敦仁爱,抑奔竞,皆具焉,何以多为?

十八

「万方频送喜,无乃圣躬劳。」虽云称贺收复,抑又蕴深意。元首无为,乃分位固然,其所以遽离庙社、远播蒙尘者,谄谀之臣,实为祸阶耳。噫!谀言谄诈,日陈乎前,黄屋虽欲不劳,不可得也。

十九

温公题赵舍人庵云:「清茶淡话难逢友,浊酒狂歌易得朋。」虽造次间语,亦在于进直谅之益,而退便辟之损也。

卷二

老杜《赠韦左丞》有「朝叩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」,至为「残杯」、「冷炙」之语。及姜少府为清觞异味,即云「新欢便饱姜侯德」;王倚为沽酒割鲜,即云「古人情义晚谁似」,岂附炎老饕如是哉?盖托文字戏谑也。然又不可不虑,故有「褊性合幽栖」、「直耻事干谒」之什,以自见其志。亦如《示侄佐》云:「甚闻霜薤白,重惠意如何?」「已应舂得细,颇觉寄来迟。」皆戏言也。终虑痴人以梦为实,故《示从孙济》云:「所来为宗族,亦不为盘飧。小人利口实,薄俗难可论。」正如渊明《乞食》篇云:「饥来驱我去,不知竟何之。行行至斯里,叩门拙言辞。」其卑污乃尔,不肯为五斗折腰,殆无异矣!

世俗夸太白赐床调羹为荣,力士脱靴为勇。愚观唐宗渠渠于白,岂真乐道下贤哉?其意急得艳词媟语以悦妇人耳!白之论撰,亦不过为「玉楼」、「金殿」、「鸳鸯」、「翡翠」等语,社稷苍生何赖?就使滑稽傲世,然东方生不忘纳谏,况黄屋既为之屈乎?说者以谋谟潜密,历考全集,爱国忧民之心如子美语,一何鲜也!力士闺闼腐庸,惟恐不当人主意;挟主势驱之,何所不可,脱靴乃其职也。自退之为「蚍蜉撼大树」之喻,遂使后学吞声。余窃谓:如论其文章豪逸,真一代伟人;如论其心术事业可施廊庙,李杜齐名,真忝窃也。

李商隐咏《淮西碑》云:「言讫屡颔天子颐。」虽务奇崛,人臣言不当如此。乘舆轩陛,自不敢正斥,如老杜「天颜有喜近臣知」,「虬须似太宗」,可谓知体矣。东坡《赠写御容》诗云:「野人不识日月角,髣髴尚忆重瞳光。……天容玉色谁能画,老师古寺昼閒房。」盖遵此法。

许汜不为陈元龙所礼,尝与刘备称之。备曰:「君有国士名,望有救世意;而求田问舍,言无可采,何缘当与君语?如小人,欲卧百尺楼,卧君于地,何但上下床之间耶!」然介甫屡用之:「求田问舍转无成」,「更觉求田问舍迟」。《读蜀志》曰:「无人语与刘玄德,问舍求田意最高。」又有《游西霞庵》云:「求田此山下,终欲忤陈登。」岂非力欲转此一重案欤?

岑参《送颜平原》诗序云:「十二年春,有诏补尚书郎十数公为郡守。上亲赋诗,觞群公于蓬莱,仍赐以缯帛,宠饯加等,故参为长篇述其事。」安禄山乱,明皇曰:「河北二十四郡,无一忠臣耶?」及闻平原固守,乃曰:「朕不识真卿何如人,所为若此!」前日宴赍,真文具尔!

退之云:「偶然题作木居士,便有无穷求福人。」可谓切中时病。凡世之趋附权势以图身利者,岂问其人贤否,果能为国为民哉?及其败也,相推入祸门而已。聋俗无知,谄祭非鬼,无异也。

《杜集》及马与鹰甚多,亦屡用属对,如「老骥倦知道,苍鹰饥易驯。」「老骥思千里,饥鹰待一呼。」「老马倦知道,苍鹰饥著人。」「骥病思偏秣,鹰愁怕苦笼。」「放蹄知赤骥,捩翅服苍鹰。」「老骥倦骧首,饥鹰愁易驯。」《骢马行》云:「吾闻良骥老始成,此马数年人更惊。」,又「不比俗马空多肉」,「一洗万古凡马空」。《杨监出画鹰》云:「干戈少暇日,真骨老崖嶂。为君除狡兔,会见翻韝上。」《王兵马使二角鹰》云:「安得尔辈开其群,驱出六合枭鸾分!」《画鹰》云:「何当击凡鸟,毛血洒平芜。」馀尚多有之。盖其致远壮心,未甘伏枥,嫉恶刚肠,尤思排击。《语》曰:「骥不称其力,称其德也。」《左氏》曰:「见无礼于其君者,如鹰鹯之逐鸟雀也。」少陵有焉。

吴迈远好自夸而蚩鄙他人,每作诗得称意语,辄掷地呼曰:「曹子建何足数哉!」袁嘏谓人曰:「我诗有生气。」亦以用心深苦,俄尔有得,宜不胜其喜。子美云「语不惊人死不休」,贯休谓「得句先呈佛」,皆为此也。

林和靖赠人诗云:「马从同事借,妻怕罢官贫。」颇能状寒廉态,抑又有意。所谓怕贫者,妇人女子耳,大丈夫之不移,何陨穫之有?子美「长贫任妇愁」,亦以男子未尝愁也。「让粟不谋妻」,以明谋及妇人,则不得辞也。又云:「浮生有定分,饥饱岂可逃。叹息谓妻子,我何随汝曹?」乐天云:「妻孥不悦生怪问,而我醉卧方陶然。」退之曰:「莫为儿女态,戚嗟忧贱贫。」

老杜《畏人》有云「门径从榛草,无心待马蹄」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,乖趴下乖把腿张开的,又「直须上番看成竹,客至从嗔不出迎」。将遗物离人矣,《答严八》乃云:「只须伐竹开荒径,拄杖穿花听马嘶。」又有「草莱无径欲教锄」。亦如「厌就成都卜」,而云「凭将百钱卜,漂泊问君平」。自知者观之,则为游戏篇章,得大自在;俗士拘泥,则前后不相应也。东坡《谷林堂》云:「古今正自同,岁月何必书。」《游香积山》又云:「寻幽志不继,书版记岁月。」

十一

萧思话先于曲阿起宅,有閒旷之致。子惠基尝谓所亲曰:「须婚嫁毕,当归老旧庐。」故元次山《招陶别驾》云:「无惑毕婚嫁,竟为俗务牵。」退之云:「如今便可尔,何用毕婚嫁。」

十二

尝恨王子猷作「此君」语,轻以难名者告人,遂使庸夫俗子,妄意其间,酤坊茗肆,适以污累之。谪仙云:「但得醉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」此理信然。和靖《招灵皎》云:「百千幽胜无人见,说向吾师是泄机。」东坡云:「此味只忧儿辈觉,逢人休道北窗凉。」「人生此乐须天赋,莫遣儿曹取次知。」使子猷知此,必钳其喙也。

十三

和靖与士大夫诗,未尝不及迁擢,与举子诗,未尝不言登第,视此为何等随缘应接,不为苟难亢绝如此。老杜云:「本无轩冕意,不是傲当时。」「钟鼎山林各天性,浊醪粗饭任吾年。」道义重而不轻王公者也。阮孝绪,南平王致书要之,不赴,曰:「非志骄富贵,但性畏庙堂。使麇麚可骖,何异骥騄。」

十四

灵澈有「相逢尽道休官去,林下何曾见一人」,世传为口实。凡语有及抽簪,即以此讥之。余谓矫饰罔人,固不足论,若出于至诚,时对知己,一吐心胸,何害?尝观昌黎《送盘谷》云:「行抽手版付丞相,不待弹劾归农桑。」《赠侯喜》云:「便当提携妻与子,南入箕颍无还时。」「如今便当去,咄咄无自痴。」「如今更谁恨,可便耕灞浐。」此类凡数十,岂苟以饰口哉?其刚劲之操不少屈,所素守定故也。

十五

昔人用五马事,多因游遨动出处方用之,如老杜赋《王阆州饯萧遂州》云:「二天开宠饯,五马烂生光。」其宾主去住分矣。又《送李梓州》:「五马何时到」,《赠严武》:「五马旧曾谙小径」,《送贾阁老出汝州》:「人生五马贵」;太白:「五马莫留连」;岑参:「门外不须催五马」;戎昱:「五马几时朝魏阙」;子厚:「五马助征騑」;乐天:「五马无由入酒家」;坡:「鼓吹未容迎五马」;介甫:「尚得使君驱五马」。近人于太守安居閒閤,例称五马,此理恐未安也。

十六

王夷甫、蔡景节并号口不言钱,二子皆因弊矫之过者。衍以其妻贪惏黩货,至藉侠士李阳以惧之。撙在临海,其婢纳女巫之赂,为百姓挝登闻鼓,其绝口盖有由然。如子美、张籍皆云:「呼儿散写乞钱书」,太白:「颜公三十万,尽赴酒家钱」,岑参:「閒时耐相访,正有床头钱」,小杜:「清贫长欠一杯钱」,坡:「满江风月不论钱」,谷:「青山好去坐无钱」,曾不害诸公之高也。

十七

或问郑綮:「相国近有诗否?」答云:「诗思在灞桥风雪中、驴子上,此处那得之!」《北梦琐言》载:綮虽有诗名,本无廊庙之望,及登庸,中外惊骇。太原兵至渭北,天子震恐,渴于攘却,綮请于文宣王谥号中加一「哲」字。其不究时病,率此类。愚谓此人止可置之风雪中,令作诗也。

十八

明宗召蜀中旧臣赋蜀主降巨唐诗,王偕等皆讥荒淫,独中丞牛希济曰:「唐主再悬新日月,蜀王难保旧山川。」明宗曰:「希济不谤君亲,忠孝也。」赐綵百段。余谓希济但能两解之辞而已。江革云:不能杀身报主,得死为幸,誓不为人执笔。此可以厉臣子之节。

十九

韦苏州《赠李儋》云:「身多疾病思田里,邑有流亡愧俸钱。」《郡中燕集》云:「自惭居处崇,未睹斯民康。」余谓有官君子,当切切作此语。彼有一意供租,专事土木,而视民如雠者,得无愧此诗乎!

二十

《渔樵閒话》载:唐末有宜春人王毂,以歌诗擅名,尝作《玉树曲》,略云:「璧月夜,琼楼春,莲舌泠泠词调新。当时狎客尽丰禄,直谏犯颜无一人。歌未阕,晋王剑上黏腥血。君臣犹在醉乡中,一面已无陈日月。」此调大播人口。毂未第时,尝于市廛中见有同人被无赖辈殴击,毂前救之,扬声曰:「莫无礼!便是解道『君臣犹在醉乡中,一面已无陈日月』。」亡赖者闻之,惭谢而退。盖讥当时士大夫掩蔽人善,殆此小人不若。余谓《渔樵》特假以自喻耳。亡赖所以悔过从善,顿平凶暴之气者,非重其才也,非重其名也,盖重其言有补于治乱安危也。

卷三

老杜《观打鱼》云:「设网万鱼急。」盖指聚敛之臣,苛法侵渔,使民不聊生,乃「万鱼急」也。又云:「能者操舟疾若风,撑突波涛挺叉入。」小人舞智趋时,巧宦数迁,所谓「疾若风」也;残民以逞,不顾倾覆,所谓「挺叉入」也。「日暮蛟龙改窟穴,山根鳣鲔随云雷。」鱼不得其所,龙岂能安居?君与民,犹是也;此与六义比兴何异?「吾徒何为纵此乐,暴殄天物圣所哀。」此乐而能戒,又有仁厚意,亦如「前王作网罟,设法害生成」,不专为取鱼也。退之《叉鱼》曰:「观乐忆吾僚。」异此意矣。亦如《蕲簟》云:「但愿天日常炎曦。」故后人攻之云:「岂比法曹空自私,却愿天日常炎赫。」

《宾客集》:「添炉捣鸡舌,洒水净龙须。」骆宾王:「桃花嘶别路,竹叶泻离尊。」此体甚众。惟柳子厚《从崔中丞过卢少府郊居》一联最工,云:「莳药閒庭延国老,开尊虚室值贤人。」只似称坐客,而有两意,盖甘草为「国老」,浊酒为「贤人」故也。梦得又有「药炉烧姹女,酒瓮贮贤人」,近于「汤燖右军」矣!余尝为《郊行诗》云:「江干食息呼扶老,木末攀缘讶宛童。」乃《古今注》:「秃鹙,一名扶老」,《尔雅》:「女萝,谓之宛童也」。又题一士人所居云:「但遣一枝居巧妇,不殊大厦贺嘉宾。」盖用《尔雅》注:「鹪鹩,俗呼巧妇」,《炙毂子》:「雀,一名嘉宾,言集人屋如嘉宾也」。乐天曾用「巧妇」对「慈姑」。

谢玄晖善为诗,任彦升工于笔,又云「任笔沈诗」。刘孝绰称弟仪与威云「三笔六诗」。故牧之云:「杜诗韩笔愁来读,似倩麻姑痒处抓。」近人兼用之。临川云:「閒中用意归诗笔,静定安身比泰山。」坡云:「水洗禅心都眼净,山供诗笔总眉愁。」

柳迁南荒,有云:「愁向公庭问重译,欲投章甫作文身。」太白云:「我如鹧鸪鸟,南迁懒北飞。」皆褊忮躁辞,非畎亩惓惓之义。杜云:「冯唐虽晚达,终觊在皇都。」「愁来有江水,安得北之朝?」其《赋张曲江》云:「归老守故林,恋阙悄延颈。」乃心王室可知。

靖节:「欢言酌春酒」,「日莫天无云」,此处畎亩而乐尧舜者也。尧舜之道,即田夫野人所共乐者,惟贤者知之尔。钟嵘但称其「风华清美,岂直为田家语」。其乐而知之,异乎众人共由者,嵘不识也。

老杜:「十暑岷山葛,三霜楚户砧」,「九钻巴噀火,三蛰楚祠雷」,其书岁月也新矣。乐天云:「吴郡两回逢九月,越州四度见重阳。」「去年八月十五夜,曲江池畔杏园边;今年八月十五夜,湓浦沙头水馆前。」又:「前年九日馀杭郡,呼宾命宴虚白堂;去年九日到东洛,今年九日来吴乡。两边蓬鬓一时白,三处菊花同色黄。」其质直叙事,又是一格。

「山阴野雪兴难乘」,「佳晨强饭食犹寒」,皆斡旋其语,使就音律。近律有「天上骄云未肯同」,「十年江海别常轻」,「花下壶卢鸟劝提」,「与君盖亦不须倾」,皆此法也。

昌黎《送刘师服》云:「携持令名归,自足贻家尊。」苏州《送黎尉》云:「秖应传善政,朝夕慰高堂。」诚儒者迂阔之辞。然贪饕苟得,污累其亲,孰若清白之为愈!

旧说贾岛诗如「鸟从井口出,人自岳阳来」,贯休「此夜一轮满,清光何处无」,皆经年方得偶句,以见其辞涩思苦,非若好事者夸辞,亦谬用其心矣。

杜《夜宴左氏庄》云:「检书烧烛短。」烛正不宜观书,检阅时暂可也。退之:「短檠二尺便且光」,可谓灯窗中人语。犹有未便,灯不笼则损目,不宜勤且久。山谷:「夜堂朱墨小灯笼」,可谓善矣,而虚堂非夜久所宜。子瞻云:「推门入室书纵横,蜡纸灯笼晃云母。」惯亲灯火,儒生酸态尽矣!

十一

韦应物《赠王侍御》云:「心同野鹤与尘远,诗似冰壶彻底清。」又《杂言送人》云:「冰壶见底未为清,少年如玉有诗名。」此可为用事之法,盖不拘故常也。

十二

子厚《晓行》云:「机心久已忘,何事惊麋鹿。」又《放鹧鸪词》云:「破笼展翅当远去,同类相呼莫相顾。」惜乎知之不蚤尔!

十三

柳《读书》篇云:「瘴疴扰灵府,日与往昔殊。临文乍了了,彻卷兀若无。」盖尝《答许京兆书》云:「往时读书,不至底滞,今每读一传,再三伸卷,复观姓氏。」在宗元则为瘴疴所扰,他人乃公患也。

十四

梦得《送周使君》云:「只恐鸣驺催上道,不容待得晚菘尝。」乃周彦伦答文惠太子问山中菜食云:「春初早韭,秋末晚菘。」此以两字用事者。《送熊判官》云:「临轩弄郡章,得人方付此。」乃用汉高弄印睨尧事。此一字用事者。

十五

钟嵘称张茂先,惜其「儿女情多,风云气少」。喻凫尝谒杜紫微不遇,乃曰:我诗无绮罗铅粉,宜不售也。淮海诗亦然,人戏谓可入小石调,然率多美句,但绮丽太胜尔。子美:「并蒂芙蓉本自双」,「水荇牵风翠带长」,退之:「金钗半醉坐添春」,牧之:「春风十里扬州路」,谁谓不可入黄钟宫邪?

十六

张文潜《法云怀无咎》云:「独觉欠此公。」或传某生语,文潜自以「欠」字为得意。然梦得《送皇甫》云:「从兹洛阳社,吟咏欠书生。」乐天:「可怜閒气味,惟欠与君同。」「得君更有无厌意,犹恨尊前欠老刘。」退之云:「今者诚自幸,所怀无一欠。」张何得意之有?

十七

举人过失难于当,其尤者,臧孙之犯门斩关,惟孟椒能数之。臧纥谓:国有人焉,必椒也。其难如此!司马相如窃妻、涤器,开巴蜀以困苦乡邦,其过已多;至为《封禅书》,则谄谀盖天性,不复自新矣。子美犹云:「竟无宣室召,徒有茂陵求。」李白亦云:「果得相如草,仍馀《封禅文》。」和靖独不然,曰:「茂陵他日求遗藁,犹喜曾无《封禅书》。」言虽不迫,责之深矣。李商隐云:「相如解草《长门赋》,却用文君取酒金。」亦舍其大,论其细也。举其大者,自西湖始。其后有讥其谄谀之态,死而未已,正如捕逐寇盗,先为有力者所获,扼其吭而骑其项矣,馀人从旁助捶缚耳!

十八

太白:「辞粟卧首阳,屡空饥颜回。当代不乐饮,虚名安用哉?」「君不见梁王池上月,昔照梁王尊酒中。梁王已去明月在,黄鹂愁醉啼春风。分明感激眼前事,莫惜醉卧桃园东。」又:「平原君安在?科斗生古池。坐客三千人,而今知有谁?」「君不见孔北海,英风豪气今安在?君不见裴尚书,土坟三尺蒿藜居。」此类者尚多。愚谓虽累千万篇,只是此意,非如少陵伤风忧国,感时触景,忠诚激切,蓄意深远,各有所当也。子美《除草》云:「草有害于人,曾何生阻脩。……芒刺在我眼,焉能待高秋?」其愤邪嫉恶,欲芟夷蕴崇之,以肃清王所者,怀抱可见。临川有「勿去草,草无恶,若比世俗俗浮薄!」此方外之语,异乎农夫之务去者也。

十九

《游山寺》云:「虽有古殿存,世尊亦尘埃。……山僧衣蓝缕,告诉栋梁摧。」本即所赋事,自然及于乘舆蒙尘,股肱非材之意,岂非忠义所感,一饭不忘君耶?

卷四

老杜云:「扁舟空老去,无补圣明朝。」又云:「报主身已老。」以稷契辈人,而使老弃閒旷,非惟不形怨望,且惓惓如此。彼遭时遇主,言听计从,复幸年鬓未暮,而不能摅诚戮力,以图报效,良不愧此欤?

杜诗四韵并绝句,味之皆觉字多,以字字不閒故也。他人虽长篇,若无可读。正如贤人君子,并处朝廷,但得一二相助,已号得人;若不能为有无者,纵累千百辈,蔑如也。《寄题江外草堂》云:「诛茅初一亩,广地方连延。经营上元始,断手宝应年。敢谋土木丽,自觉面势坚。」又《题衡山县学堂》云:「旄头彗紫微,无复俎豆事。……呜呼已十年,儒服敝于地。……衡山虽小邑,首倡恢大义。……讲堂非曩构,大屋加涂塈。下可容万人,墙隅亦深邃。……林木在庭户,密干叠清翠。有井朱夏时,辘轳冻阶戺。……采诗倦跋涉,载笔尚可记。」岂不是草堂、县学记?

《寄李员外》云:「远行无自苦,内热比如何?」《寄旻上人》云:「旧来好事今能否,老去新诗谁与传?」岑参云:「乔生作尉别来久,因君为问平生否?魏侯校理复何如?前月人来不得书。」「夫子素多疾,别来未得书。北庭苦寒地,体内今何如?」乐天《寄梦得》云:「病后能吟否?秋来曾醉无?」退之《赠崔立之》云:「长女当及事,谁助出帨缡?诸男皆秀朗,几能守家规?」亦皆书一通也。

旧观《临川集》:「肯顾北山如慧约,与公西崦斸苍苔。」尝爱其「斸」字最有力。后读《杜集》:「当为斸青冥」,「药许邻人斸」;退之「诗翁憔悴斸荒棘」,「窙豁斸株橛」;子厚「戒徒斸云根」,虽一字之法,不无所本。

杜《寻范十隐居》云:「侍立小童清。」义山《忆正一》云:「炉烟销尽寒灯晦,童子开门雪满松。」子厚:「日午独觉无馀声,山童隔竹敲茶臼。」秀老云:「夜深童子唤不起,猛虎一声山月高。」閒弃山间累年,颇得此数诗气味。

古人作诗,有用经传全句。《选》诗云:「小人计其功,君子道其常。」乐天:「疾恶若《巷伯》,好贤如《缁衣》。」乃两句浑用之。韩:「无妄之忧勿药喜。」杜:「谁谓荼苦甘如荠」,「富贵于我如浮云」。近人亦用史语。坡云:「人言卢似奸邪,我见郑公但妩媚。」尝观《南史》载王宜兴云:「为劫不须伴。」甚似一侧韵五言,但无题目耳。

律诗有一对通用一事者。「更寻嘉树传,莫忘《角弓》诗。」乃《左传》:韩宣子聘鲁,尝赋《角弓》,及誉嘉树。鲁人请封殖此树,以无忘《角弓》。介甫:「久谙郭璞言多验,老比颜含意更疏。」乃景纯欲为颜含筮,含曰:「年在天,位在人。修己而天不与,命也;守道不回,性也。人自有性命,无劳蓍龟。」

坡云:「通家不隔同年面,得路方知异日心。」乃唐人责同年不赴期集,辞云:「紫陌寻春,尚隔同年之面;青云得路,可知异日之心」也。

任昉《别谢言扬》诗云:「讵念耋嗟人,方深老夫托。」《报刘孝绰》曰:「讵慰耋嗟人,徒深老夫托。」略改一两字,岂以会意处,欲常用之耶?

临川有「莫林摇落献南山」,又云:「木落冈峦因自献」;如云:「名誉子真矜谷口,事功新息困壶头。」又:「未爱京师传谷口,但知乡里胜壶头。」昔人行事措意,默与己合,则喜用之。马少游欲乘下泽、御款段,不去乡里,虽自谋独善,亦可为贪躁之戒。伏波在浪泊,下潦上雾,仰视飞鸢跕跕堕水中,卧念少游平生时语,以为何可复得。故东坡云:「何须更待飞鸢堕,方念平生马少游。」又:「大夫行役家人怨,应念归乡马少游。」「雪堂亦有《思归曲》,为谢平生马少游。」以其可喜,不直押韵也。

十一

武帝见颜驷庞眉皓首,问:何时为郎,何其老也?对曰:文帝好文而臣好武,景帝好老而臣尚少,陛下好少而臣老矣!老于为郎,此事尤著。窃怪老杜屡伤为郎白首,每称冯唐,而罕及驷。愚谓:驷生既不遇三君,身后复不遇老杜,可笑也。

十二

老杜:「涂穷反遭俗眼白」,本用阮籍事,意谓我辈本宜以白眼视俗人,至小人得志,嫉视君子,是反遭其眼白,故倒用之。亦如「水清反多鱼」,乃倒用「水至清,则无鱼」也。梦得:「酌我莫忧狂,老来无逸气」,乃倒用盖次翁「无多酌我」;「寄谢嵇中散,予无甚不堪」,倒用《绝交论》。坡云:「后生可畏吾衰矣,刀笔从来错料尧。」周昌以赵尧刀笔吏,后果无能为。所料信不错,而云「错料尧」,亦以涉讥谤倒用尔。又有「穷鬼却须呼」,「乃知饭后钟,阇黎盖具眼」,「他年《五君咏》,山王一时数」,皆倒用也。

十三

世传五月十三日为竹迷日,凡种竹多以五月。杜云:「东林竹影薄,腊月更须栽。」则唐人植竹,用季冬月也。又云:「平生憩息地,必种数竿竹。」尝欲辟小轩,以「必种」目之。

十四

前辈戏语,以郊外呵喝、月下烛笼,皆谓之「杀风景」。介甫《戏示颖叔》云:「但怪传呼杀风景,岂知禅客夜相投。」盖用此也。

十五

唐谚云:「槐花黄,举子忙。」东坡有「强随举子踏槐花」,「槐花还似昔年忙」;谷云「槐催举子踏花黄」是也。

十六

坡有:「试问高吟三十首,何如低唱两三杯?」又:「譬如长鬣人,不以长为苦。……归来被上下,一夜著无处。」《天觉真赞》云:「书生大抵多穷相,金眼除非是党公。」皆《笑林》语也。

十七

杜云:「嗜酒狂嫌阮,知非晚笑蘧。」近集有「素书款款谁怜杜,采笔遒遒独胜江」,「榻畔烟花常叹杜,海中童丱尚追徐」,「河鱼溃腹空号楚,汗足流骹始信吴」,皆用此格。

十八

永叔「堪笑区区郊与岛,萤飞露湿吟秋草」,以为二子之穷。然子美亦有「暗飞萤自照,水宿鸟相呼」,「幸因腐草出,敢近太阳飞」,虽吟咏微物,曾无一点穷气。孟郊诗最淡且古,坡谓:「有如食彭越,竟日嚼空螯。」退之论数子,乃以「张籍学古淡」,东野为「天葩吐奇芬」,岂勉所长而讳所短,抑亦东野古淡自足,不待学耶?

十九

用自己诗为故事,须作诗多者乃有之。太白云:「沧浪吾有曲,相子棹歌声。」乐天:「须知菊酒登高会,从此多无二十场。」明年云:「去秋共数登高会,又被今年减一场。」《过栗里》云:「昔尝咏遗风,著为十六篇。」盖居渭上,酝熟独饮,曾效渊明体为十六篇。又《赠微之》云:「昔我十年前,曾与君相识,曾将秋竹竿,比君孤且直。」盖旧诗云「有节秋竹竿」也。坡赴黄州,过春风岭,有两绝句,后诗云:「去年今日关山路,细雨梅花正断魂。」至海外,又云:「春风岭下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。」又云:「柯邱海棠吾有诗,独笑深林谁敢侮。」又《画竹》云:「吾诗固云尔,可使食无肉。」

二十

「谒帝似冯唐」,「垂白冯唐虽晚达」,「冯唐毛发白」;又「长卿多病久」,「我多长卿病」,「病渴污官位」,杜以其为郎,故用之。若他人老与病者,恐不可槩使。

二十一 

临川「萧萧出屋千寻玉,霭霭当窗一炷云」,皆不名其物。然子厚「破额山前碧玉流」,已有此格。近诗「蕨芽已作小儿拳」,退之已有「初拳几枝蕨」。

二十二 

老杜:「复道诸山得银瓮。」旧注引《礼记》「山出器车」注,盖《瑞应图》曰:「王者宴不及醉,刑罚中,人不为非,则银瓮出也。」昌黎:「我有双饮盏,其银得朱提」,见《汉志》:朱提银八两为一流。注:朱提,属犍为。乃邑名也。

二十三 

旧说贾浪仙抒思「僧敲月下门」,或引手作推势,遂冲尹节,世传为美谭。旧于太学得江御史诗一轴,有《督人和诗》云:「直饶公补经时序,若是推敲总可删。」以是知雷同相从,非善学也。

卷五

钱惟演为洛帅留守,始置驿贡花,识者鄙之。蔡君谟加法造小团茶贡之,富彦国叹曰:「君谟士人,乃为此耶!」坡作《荔枝叹》云:「我愿天公怜赤子,莫生尤物为疮痏。雨顺风调百谷登,民不饥寒为上瑞。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,前丁后蔡相笼加。……吾君盛德岂在此,致养口体何陋耶?又不见洛阳丞相忠孝家,可怜亦进姚黄花。」补世之语,不能易也。尝爱李敬方《汴河直进船》诗云:「汴水通淮利最多,生人为害亦相和。东南四十三州地,取尽脂膏是此河!」此等语,皆可为炙背之献也。

张无尽尝和「山」字云:「安得将明似仲山。」人疑之,以近人所常用,皆山甫也。观《后汉志》「阳樊、攒茅田」服虔注曰:「樊,仲山所居。」又,杨修《答临淄侯笺》云:「仲山、周旦之俦」,只称仲山,何疑之有?

《北梦琐言》载:「江陵在唐世号『衣冠薮泽』,人言:『琵琶多如饭甑,措大多如鲫鱼。』」退之《酬崔少府伊阳》诗云:「下言人吏稀,惟足彪与虥。」余官辰溪时,士人皆可喜而不多得,近城人虎杂居,戏为对云:「圆冠思得多于鲫,刻木唯宜少似彪。」

介甫《宜春苑》诗云:「无复增修事,君王惜费金。」乃暗用汉文惜百金之产而辍露台事。

柳子厚《牡丹》曰:「欹红醉浓露,窈窕留馀春。」坡云:「慇勤木芍药,独自殿馀春。」「留」与「殿」重轻虽异,用各有宜也。杨中立《梅诗》云:「欲驱残腊变东风,只有寒梅作选锋。」颇恨不与「殿军」商榷,正一的对。

行业资讯

公司产品 分类

新闻资讯

热门热销产品